柚木

一件事无论太晚或者太早,都不会阻拦你成为你想成为的那个人,这个过程没有时间的期限,只要你想,随时都可以开始。

当你熬夜加班时,兰卡威码头的螃蟹刚刚溜出渔夫的掌心。

当你专心看报表时,大本钟的钟声正惊起一群在广场的白鸽。

当你埋头写文案时,大西洋的鳕鱼刚好游弋经过珊瑚丛。

不想每天像打了鸡血一样有活力,
就是消沉,消迷。
每天九点上床睡觉就为了隔天工作细致到筋疲力竭。
我受够了警告自己不要抱怨,
还是忍不住bb_
感觉自己是一台工作的机器
每天努力的调节心态,心态……
那天坐在办公室一直不停无声的掉眼泪
面对所有同事尽量将头埋低。

谢谢……被倾听,谢谢被治愈了大半。

此去蓬莱无路。
早起的公交站点,空无一人。
早起的还有早餐店的店家,等待顾客,
路旁清扫的人员,已扫好一堆堆落叶🍂。
冷风,裹着外套还算温暖,裸露着的指尖冰凉。
早上将醒未醒间,只觉得鸭梨好大,
但一细想,有啥事都可以给时间好好干好。
要知足知足,默念了五次内心稍复平复。
想想那些太阳好的日子的周末,
牵着狗狗和男友溜公园,带上一兜的零食。
想想在电影院啃着骨头,跟着剧情感动激动。
想想……但愿我们的记忆里多记着温暖的。
不能不停的抱怨和逃避。
年轻有机会就努力做工作。

从前分开的人,已忘记他的脸,偏偏那种背叛和硬生生的冷暴力,延续到了现在感情。
敏感,多疑,不敢轻易交付自己的心思。
因为爱和信任,就相当于给了那个人一把可以随时伤到自己的利刃。
认识在六月,半年间,他穿梭在我的生活里,
默默的看着,即使一桌吃饭一同出游,
都告诫自己不要轻易开始一段感情。
因为我谈不来感情,我不知道是不是哪一天,
好好的醒来某一天,他说他对我没感觉了,
我也讨厌纯粹为了责任,绑一个人在身边。
就像全心意的依赖一个人建立起来的信任,
轰然倒塌了,噢,告诉自己,原来也会这样。
嘴里讲的甜蜜,实则不知道此刻还有几分。

所以。现在每每心里起疙瘩,他说我敏感,
可知,从前我是最不敏感的一个人。
也许越在乎一人,越时时放心上,越想时时知道他的动态,对他人来说会是负累。
相信自己,百转千回。自己永远会对自己好。
自己永远不要背叛自己的心,真实的去活。

很满足的夜晚,
既有前两天过的丰富,跟家人以及们的亲戚家人出游的亲昵,又有值班的热乎饭吃。
更有明天还可以睡懒觉的满足……
假期才过到一半,已感觉满足。
有什么压力有什么烦恼,就放到那一刻渡过。
自己的抗压能力处事能力都有所提高,谢谢我们的成长,谢谢来到这世上相伴的可爱🐶。
谢谢我的家人,夜晚回到家温暖平静,
都进入平稳的梦乡~

稳定了好多,情绪和心情。
变得有安全感,变得不胡思乱想。
所有患得患失,不若开口直接问,
下次提问的方式有待改进。
就是这样,爱对了人变成更好的自己。

这个逗比,说他手机没啥游戏,默默回家下了这么多给我👍

好疲倦。
原来呢上了六天班了。
“想做一个很酷的人扭头就走,比你残忍比你狠。”
大概每一个女生都有情绪不稳定的时候,
昨天下班吹着风,
去修剪了个头发,多年不变的留了个刘海。
别人说啥不重要,自己开心尽兴。
自己喜欢的就不要问别人好不好。

七月与安生
一部拍的细腻的电影
点开易剧透,打算影院体验的朋友合上吧。

对林七月改观是在电影的后半段,
她对苏(未婚夫)说没办法跟一个不爱自己的人结婚,明天你逃婚吧,这样我这才能自由。
电影却采用了倒叙的记叙,让我们先看到结局误以为苏寻找真正爱的安生去了……
实则七月早就静静的等待这一手策划的时刻到来,
外面亲朋好友恭贺,欢天喜地,她面容姣好平静的梳洗打扮,穿着中式嫁衣端坐在布置喜气的房间。直至伴郎团喊着新郎不见了这不是玩笑。
她反倒如释重负尘埃落定。
俯在妈妈肩膀,告诉她决定选择自由自在的生活,
妈妈说,女人无论选择什么样的道路,没有一条是不艰难的,支持她去过自己想要的人生。
曾经她不离开家,紧紧想要抓住的东西其实始终会留不住,自欺欺人的背后得到一个并不幸福的自己,于是她选择了安生一样的勇敢和无退路。
自此,她仿佛变成了安生四处流浪和漂泊,她说她喜欢上了这种感觉,去住她住过的旅馆,去酒吧当服务生,学喝酒学拼酒,学跟假朋友放声大笑,去邮轮上四海为家。
直至发现自己怀孕,大腹便便的她找到了安生,
彼时安生一改从前,顺直的发,素净的颜,干净的白衬衫领配着内敛的蓝色毛衣,认真的听课学习大学的知识,两个人的人生好似对调了。
如图这一刻她俩终袒露心扉,无比怀念往事,那些一起成长的青春,共同爱慕的男生,一个紧紧抓牢的七月,一个一再退让的安生,待解开了所有的恩怨纠葛。都恨过对方,可又只剩下对方,发现苏如流水,姐妹才是真。
苏在逃婚后并没有来找安生,安生则以为七月在老家和苏过着幸福的日子,笑指着肚子问她爸爸呢。
七月说,他逃婚了。……
时间过渡七月产下女儿后,竟然大出血而死。安生在医院奔溃后终签下名字。
安生确实做到了赚大钱过好生活,带着七月的女儿安稳的活下去。
却在网络上杜撰了她们的故事,不相同的结局,她宁愿期盼的结局:生下孩子后的七月并没有死去,只是告别,去往世界流浪,至此再无相见。

很糟糕的压抑点,
利益分割极不对等。
一个一瞬间很绝望很压抑的瞬间,
吞吐在喉咙不出。
即使劝戒自己知足常乐,也有暴躁
但又好像突然好一点,
别人的利益都保障了,
我就多学习多进步,多吃亏是福。
特么最讨厌这些嘴笨的时刻,
内心怄火,嘴上能蹦出几分,
想抨击别人的前提,是想爆打自己一顿。
难道年轻资历不深就要这样被愚惑。
可笑的是申诉后好似石沉大海,引来一片鸡汤。
还是就这样,忍着稳定着。
手动拜拜!